当前位置 > 凤凰平台 > 合作案例 >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李大钊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李大钊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

时间:2019-03-05 20:43:10 来源:凤凰平台 作者:匿名



李大钊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也是一位有着“铁肩和道德”的着名学者。李大钊对中国文化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思考,努力探索中国文化传承与发展的道路。他对传统文化价值的理解,对中国文化的自信,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文化的辩证关系,是党的历史上宝贵的思想财富,具有重要意义。

李大钊从小就接受过传统文化教育。他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对中国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与自己交谈的祖父李汝珍教他读《千字文》《三字经》和其他启蒙书籍。 1895年,李大钊进入私立学校,开始接受正规制度的传统文化教育。前两位老师在乡镇很有名。第三位老师是国子监的红茹黄玉堂。他们的细心教导使李大钊成为着名的“文学男孩”。李大钊熟悉《四书》《五经》和其他儒家经典“写好诗”(徐全兴:《李大钊哲学思想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页),奠定了传统文化的深厚基础。清政府实施新政后,各地都建立了新学校。李大钊于1905年进入永平府中学新学校。在这里,他开始接触西方的科学知识,继续学习儒家经典,他对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理解不断深化。

正是由于对中国文化的长期系统研究和深刻理解,才奠定了李大钊文化观的基础。李大钊认为,中华文明“为世界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李大钊全集》Vol.2,People's Publishing House,2013,p.312)。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为世界文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无论是儒家思想和完善的制度体系,还是科学发明和中医,它已成为世界文明宝库中的一颗璀璨宝藏。中华民族有着自强不息的文化,“天行健,自强不息的先生们”。虽然中国文明从未被打断过,但李大钊说,“天堂没有改变,种姓仍然存在”(《李大钊全集》第1卷,第244页),这充满了他对中国人的深深信心和赞美文化。深受传统文化支持的李大钊一生都在践行中国人民的仁慈信仰的文化价值观。他曾为北京师范大学学生梁荣如写过一篇着名的“四句话教学”:“为了世界,为人民谋生,为了学校,为世界开放和平”。 “ (《李大钊全集》3卷,第56页)李大钊不仅这么说,而且也这样说。在他年轻时,面对陷入困境的祖国,他表现出对国家和人民的担忧。辛亥革命后,面对夺取政权和共和政权的封建军阀的现状,他努力发出自己的“隐忧”和“悲伤”。他担心国家的忧虑,哀悼人民的悲伤,始终把他的知识与拯救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并决心努力拯救“神舟路神”和“重建中国”。

从1913年到1916年,李大钊去日本留学。此时,日本深受西方文明的影响,对西方文明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李大钊认为,东方文明是一个“安静”的文明,西方文明是一个“动人”的文明。这是东西方之间的“根本区别”。在他看来,深刻而深刻的东方文明可以整合注重物质的西方文明,“发展成新的生命,无国界的进化”(《李大钊全集》Vol.2,p.311),显示出巨大的潜力为了中国文化的发展。置信度。

即使在新文化运动期间,李大钊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也抨击了封建君主制和封建“交汇点”,但他和许多新的文化运动倡导者并没有完全否定传统文化。李大钊主张“击倒孔家店”,但他没有完全否定孔子。他反对孔子的形象,孔子被过去的封建帝王塑造为“威权政治的灵魂”(《李大钊全集》Vol.1,p.429)。目的是否认封建君主制,建立一个现代化的新国家。他并没有否定孔子和孟子的理论,而是辩证地看待它,以解决中国文化的继承和发展问题。他认为孔子和孟子的很多部分可以帮助个人培养和顺应现代新国家的建设,并且应该继续蓬勃发展。例如,他提倡孔子和孟子的“实践”主张和“自尊”的个人修养精神。 “但要学会拥有我,遵循自尊的精神......”(《李大钊全集》第1卷,第274页)。他还赞扬了儒家的忠诚和宽恕思想,甚至将其与西方的“自由平等”思想进行了比较。他认为,根据儒家的忠诚和宽恕以及西方的自由和平等理论,自我修养和自给自足最终可以“鼓励以法律为基础的习惯,建立宪法”。绅士的恩典“(《李大钊全集》Vol.1,p.520)。虽然李大钊迫切要求为了”科学“和”民主“的目标打破孔子和孟子的道路,但他仍然认为,总的来说,”安静的“东方文明可以使西方人更深刻,更具内涵。”让皮斯人有一个深刻的观察“(《李大钊全集》第2卷,第311页)。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关于东西方文化的争论逐渐分为两个对立的派系。一组主张“全盘西化”。一个群体主张东方文化优于西方文化,坚持用东方文化改造世界。李大钊科学地回避了他们的片面性和机制。他不同意激进的西化主义者的主张,也不同意传统文化中僵化的保守派,但他们理性地认识到两种文明是不同的,但却是互补的。东西方文明主动冷静下来。 “作为两轮赛车,这只鸟的两翼是不可或缺的。” (《李大钊全集》Vol.2,p.311)东方文明应该吸收西方文明的优越性。东方文明的贫困“(《李大钊全集》Vol.2,p.317)。与此同时,东方文明可以使西方文明除了”物质“之外还增添”精神“气质,”建议自由裁量物质生活,以适应东海精神“(《李大钊全集》第2卷,第312页)。他还指出,有志之士应该把西洋的”移动“文明融入”安静“文明对东海来说,“让它变形,容易处于一个安静的文明,而不是创造一生”(《李大钊全集》第2卷,第312页)。李大钊对西方文化的融合与和解充满信心。这是因为他对东西方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也与他的客观理性态度和辩证科学方法有关。

第一次世界大战暴露了西方文明的弊端,“科学无所不能”也受到广泛质疑。着名哲学家杜威(美国)和罗素(英国)都提倡利用东方文明来压制西方文明中的唯物主义,暴力和战争,以期“为世界文明作出贡献”(《学问的新问题》,《新学潮》9月1919年)。中国文化界的许多名人也提出用东方文明来拯救西方文明,如梁启超和梁漱溟。梁启超写了《欧游心影录》,攻击西方文明和“科学无所不能”。梁漱溟发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并提出了一句名言:“世界文化的未来是中国文化的复兴”。李大钊指出,西方“物质下的疲劳”文明“并不倾向于自杀”(《李大钊全集》Vol.2,p.311)。随着十月革命的爆发,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迅速蔓延。李大钊敏锐地认识到,这场革命将对二十世纪的世界历史进程产生划时代的影响,同时也看到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中国人民解放的希望。他提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俄罗斯无产阶级文明”是世界的“第三新文明”,是拯救世界的美德和法宝。 “第三个新文明的崛起不足以克服这个悬崖。” (《李大钊全集》第2卷,第311页)。在深入研究“第三次新文明”之后,李大钊对这一新文明在中国社会“现实”中解决中国问题的应用充满信心。他在《再论问题与主义》中指出:“社会主义者,为了使他的影响力在世界上产生一些影响,必须研究如何尽可能地将他的理想应用于他的现实。” ([0x9A8B [第3卷,第23,24页]民族文化是“现实”的构成要素之一,只有“现实”才能根据中国独特的社会文化土壤和习俗传播马克思主义先进思想。让广大人民群众真正接受,真正使其成为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和改造中国社会的有效武器。为此,他呼吁“扭转三五个文人的运动”进入“工人阶级运动”,高度重视农民,呼吁知识分子做“农村发展”。

李大钊是一位对民族文化有深刻理解的传统学者,理性地倡导西方文化的融合与和解,再到以“中国的现实”为基础吸收俄罗斯代表的“第三新文明”。十月革命,不断发表《李大钊全集》《法俄革命之比较观》《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等文章和演讲,热情地演唱了十月革命,变成了马克思主义者,成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传播者。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门科学,而不是一种抽象的理论和一种不变的教条。学习马克思主义必须研究它如何应用于当今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形势,并在此过程中推动这一科学向前发展,强调正确认识国情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到中国的问题,不可能忽视国情。在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之后,他更加关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际应用。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不要忘记他的时代环境和我们的时代环境”;当社会主义被用作物质运动时,它将“由于时间,原因和原因”在应用中开发出“适应环境变化”的性质。这些思想不仅对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探索中国独特的革命道路产生重要影响,而且对我们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文化信心,坚持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作者:历史文化中心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袁永红中南大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基地教授)